易看小說 > 歷史軍事 > 崇禎行 > 正文 第二章:柳保泰醒來
    左軍都督府,山東都司,濟南衛武選黃冊:第八輩:柳慶,萬歷二十八年,柳慶十五歲,濟寧人,故濟南衛指揮同知柳含嫡長男,柳含已載前黃。第九輩應襲舍人柳保泰,濟南衛左所正千戶柳慶之嫡長男,柳慶已載前黃,天啟五年柳保泰十五歲,按例支米。

    明太祖平定天下之后,約定和功臣們一起享福,于是復興了世卿世祿的好制度。但是誰能夠承襲這些爵位,如何管理天下武官的家務事,卻成了一件大問題。喜歡搞統計的洪武大帝,當然不會放過給功臣和他的子弟們上戶口這一項重要的工作;形成的文件就是所謂的武選黃冊。

    隨著明朝的滅亡,這些文件被清朝接收,而清朝滅亡以后,這些戶口則跟著其他舊文檔,一起被北洋政府裝進了八千個麻袋,賣到了廢紙回收廠。這就是所謂的八千麻袋事件。

    柳保泰,北師大歷史學研究生畢業,費盡了心思,終于在中國檔案研究所謀了一個勞務派遣的工作,月薪兩千元,包吃住,主要任務是整理這八千麻袋明朝檔案。

    說是八千麻袋,這個時候只剩下一千麻袋不到了。

    “今天倒是真有意思,竟然在故紙堆里面發現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一個人!”

    作為研究明史的一個小小的研究生,柳保泰不禁為這個古人擔憂了起來,這位叫做柳保泰的仁兄在天啟五年十五歲,到了崇禎十七年天下巨變的時候也不過是三十四歲。

    柳保泰又看了看武選黃冊,在濟南衛這個地方停留了良久,不禁又嘆了一口氣。

    他當然知道崇禎十一年后金大掠山東的事情,這位柳保泰當時大概是二十八歲,又是濟南衛的軍官戶,想來是跑不脫的。

    正在他下神的時候,忽然起了煙霧,進而警報大作。

    “不好了,著火了!”

    點校室在檔案庫的最里面,今天是臘八節,除了柳保泰以外,大家都回家過節去了。

    出于一個檔案工作人員的覺悟,柳保泰,急急忙忙地跑去關防火門。

    火是從外面燒起來的,雖說關上了防火門,但是隨著火勢越來越大,氧氣逐漸稀薄,柳保泰逐漸的失去了知覺。

    “插播一條短訊,中國歷史檔案館發生不明原因火災,據消防隊消息,一位工作人員不幸遇難!

    崇禎元年的春節,格外寒冷,因為這兩年年景還一般,城里的年味倒是很濃厚。

    在著濃厚的年味里面,有一家人卻魂不守舍。

    這家人正是濟南衛左所正千戶柳慶,柳老爺家。

    他們家的公子,也就是應襲舍人柳保泰,在天啟七年臘月的時候,因為在城里的春香樓喝花酒不給錢,讓人脫光了衣服,光天化日之下扔到大街上示眾。

    這柳保泰是一個少爺秧子,哪里遭過這樣的羞辱,回家之后,一病不起。

    柳慶本來想為兒子聘請濟南府最有名的胡宏圖來治病,但是誰曾想,這胡宏圖張嘴就要五十兩銀子;沒有辦法,只好經人指點請了據說同樣厲害的曹丹曹郎中。

    這曹丹說起話來頭頭是道,收費只要十五兩銀子,似乎很是可靠。

    來了之后開了副叫做還魂湯的藥,這已經連著吃了十天了,似乎沒什么用處,但是卻退燒了。

    一家人覺得這是藥到病除了,連忙請曹大夫來看。

    但是那曹丹見了卻直搖頭,說舍人柳保泰這是回光返照,后事什么的要早預備了。

    也沒開什么方子,但卻也拿了一兩銀子的診金。

    柳慶雖然是有世卿世祿的武官,但是眼下大明朝文貴武賤,早就已經不是當年的樣子。

    正五品,歲該俸一百九十二石。內本色俸七十五石六斗,折色俸一百一十六石四斗。本色俸內,除支米一十二石外,折銀俸五十三石,折絹俸一十石六斗,共該銀四十兩八錢一分。折色俸內,折布俸五十八石二斗,該銀一兩七錢四分六厘,折鈔俸五十八石二斗,該本色鈔一千一百六十四貫。

    大明朝發工資都是按照大米來發的,一百九十二石米,約合三萬斤,但是里面實際只發放十二石,余下的都是給打了折扣的。

    本來就打了折扣,再加上文貴武賤,文官折銀,一石米能折一兩銀子;但是武官只能折二錢五分銀子。

    至于什么折布,說的倒是好聽,五十八石,但是算起來卻只有一兩七錢銀子。

    至于折鈔,那更是可笑,明朝發行紙幣就沒有什么準備金的意識;這些鈔票早就貶值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可以說是廢紙一堆。

    正五品的千戶大人,每年工資只有二十兩白銀,外加一千八百斤糧食。

    根據大明會典,十五歲的舍人就算是成年了,可以拿六石的口糧,柳保泰剛剛領了不到兩年就病倒了。

    “真是人財兩失!”柳慶心里當然是痛苦的。

    他這個時候莫名的怨恨起來躺在病榻上的兒子。

    “這個逆子,學什么不好,非得學人家喝花酒;如今又丟人、又丟命!

    柳慶起身在中堂里踱著步子,邊走邊罵逆子。

    柳保泰既然快要不行了,當然要準備后事,只是這年關上,哪里有人來處理。

    “喪葬費就要五兩銀子!”

    想到這兒,柳慶不禁老淚縱橫,他心里一橫,吼道

    “柳福!吩咐下去,把庫房里的一千六百斤糧食都賣了!給少爺預備著!”

    這歇斯底里的吼聲倒是沒喚來柳福,卻把自己的小兒子劉保和嚇得哭了起來。

    柳慶有三個兒子,老大柳保泰,老二柳保成,老三才三歲叫柳保和。

    想到自己另外的兩個兒子還要用錢,這柳千戶竟然有些猶豫了。

    就在這個當兒,卻聽見柳福急急忙忙地跑過來道

    “老爺!少爺又活了!”

    柳慶大驚失色,連忙吩咐柳福去找曹郎中,自己快步去臥房看柳保泰。

    柳保泰睜開眼睛,惶惑地一言不發。

    眼前的陳設和自己在博物館里看見的明清生活展的展柜相差無幾,就是多少有些寒酸。

    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在自己床邊絮絮叨叨地念著什么阿彌陀佛。

    他感到很口渴,于是說道“有沒有水!”

    那婦人連忙端過來一碗清水,柳保泰看著這碗水,腦袋哄的一聲,懵了。

    這碗是粗瓷大碗,看紋路應該是萬歷年間的民窯,十有八九是真品,這是個文物!

    又定睛一看眼前的中年婦人,那身裝扮,活脫脫是明代的裝束,想必還是一個命婦。

    “泰兒,你倒是喝!你終于醒了,為娘這幾天真是苦!”

    柳保泰,大驚失色道“這不科學!”

    那婦人道“都這樣了,還學什么!明年給你說一房媳婦,你太太平平的就好了!

    柳保泰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發現自己披頭散發,他恨恨地揪了揪

    真疼!

    就在這個當兒,闖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人,穿著一身青官袍,胸前的補子,畫著一頭木木訥訥的熊。

    柳保泰大驚失色,道“這也是真的!”

    那武官半哭半罵道“逆子啊,你終于醒了!”

    柳保泰癡癡地問“今年是哪一年?我是誰?”

    那婦人道“傻兒子,現在已經是崇禎元年了!你是柳保泰!”

    話音方落,柳保泰道“我是濟南衛的應襲舍人,我父親是左所的千戶柳慶,我是第九輩?”

    柳慶罵道“這逆子記得倒清楚!”

    婦人連忙去勸,卻聽見病床上傳來了撕心裂肺地嚎哭聲。

    柳慶以為是兒子悔過了,于是寬言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聲音,柳福帶著喜氣道

    “我聽見少爺哭了!”

    不多久一個方面老頭,沖了進來,滿臉潮紅,一邊笑,一邊喊

    “活了,活了!死而復生了!”

    這老頭,連蹦帶跳,似乎他倒是這柳保泰的家屬一般。

    跟著進來的卻是一個清瘦的中年男子和幾個仙風道骨的老頭。

    那清瘦老頭,開始是滿臉怒色的,但看到這一幕,臉上卻馬上換上春風一樣的笑意道

    “我早就跟你們說過,我和我師叔那是得了宮里太醫真傳的!

    轉過頭來又對柳慶道“恭喜大人,令郎想必是保住命了,但是看起來元氣尚是虧虛,待學生開兩副調養的方子!”
    還在找"崇禎行"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qnmixl.live = 易看小說)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