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將守 > 正文 第172章 圓湖驚魂
    當月亮掛上高空時,朱雀和白虎各自帶著人回來了。

    劉半仙看著白虎那幾十人的隊伍,臉上歡喜不已,之前為食物的擔憂一掃而光。

    只見白虎的肩膀上扛著一只羚羊尸體,身后幾十人的隊伍,每個人也都扛著一只羚羊或其他動物,完全是滿載而歸的景象。

    但朱雀和手下的五個人,卻是兩手空空。

    她嘴里一直罵著劉半仙偏心,故意讓她去沒有任何獵物的方向。

    白虎看著朱雀生氣,雖然知道與他無關,但也不想讓朱雀鬧心。

    當下把身上的羚羊輕輕放到她身前,說道“我獵的東西都算是你的!

    朱雀瞪了一眼白虎,臉色不屑,說道“誰稀罕你的獵物,我只是罵老東西偏心”

    說完她轉過身去,背對著白虎,嘴角不經意微微上挑了一個弧度。

    其實朱雀的距離要比白虎遠很多,甚至超過了五十公里,但偏偏連只鳥都沒有看到。

    而白虎則幸運很多,憑借良好的嗅覺,他聞到不遠處有羚羊群,便立刻四面包圍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將羚羊系數殲滅,帶著“戰利”,滿載而歸。

    湖邊的其他人看到白虎肩膀上扛著獵物,心里明白了,他們是被劉半仙安排去找獵物了。

    饑寒交迫的眾人,紛紛上前接過白虎他們身上的獵物,面色驚喜,個人配合著剃毛,扒皮,清洗內臟等等,一片祥和。

    湖泊周圍,不久便升起陣陣烤肉的香氣。

    劉半仙和李智勇坐在地上,看著眾人喜笑顏開的表情,心下不禁一松。

    說實話,他現在有些后悔帶這么多人一同出發。

    之前他只是聽說昆侖墟神秘而強大,里面很可能有神獸。

    他為了壯膽,才不管修煉之人還是普通人,只要能武裝的,都統統帶上。

    如今與外界隔絕,連吃飯都成了問題,大部分人儼然都成了累贅。

    在帶兵的理念上,將守和劉半仙有些不同,將守好精,而劉半仙好多

    現在每天要滿足四五百人的口糧,幾十只羚羊,也不過就能吃一天。

    看來明天行進的速度要更快,沿途遇到的牧畜,一概獵殺,將糧食儲備起來。

    “老家伙,我們到底什么時候能找到老大啊”李智勇低聲問道。

    “快了,快了。他現在也一定向著外面走,說不定明后天咱們就能遇見!眲胂砂参恐钪怯。

    在這樣的時候,最大的困難并不是環境惡劣,吃穿發愁,而是心中缺少了希望。

    四五百人,結隊,近百個火堆,將周圍照的大亮,遠遠望去,很像是個游牧部落。

    人們吃著冒著油光的野生羚羊肉,渴了就抓起積雪放進嘴里,還有在這山谷平原之上,還別有一番滋味。

    酒足飯飽,眾人逐漸進入夢鄉,畢竟奔波了一天,大家都有些疲憊。

    劉半仙、阿力、古思成、朱雀和白虎,則坐在靠近圓湖邊的火堆旁說著話,李智勇則躺在劉半仙的大腿上,蓋著一件沖鋒衣睡著了。

    “明天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阿力問道。

    劉半仙看了看天空的月亮,說道“繼續向南走,我有預感,老大也向著北走,說不定我們明后天就能相遇!

    阿力瞥了劉半仙一眼,心道,預感那是什么鬼我還經常預感中五百萬彩票呢。

    朱雀和白虎則是沒什么表情,仍是吃著烤肉。

    對于她二人來說,到哪里,找多長時間都無所謂,畢竟他們原來當妖獸時,也是到處游蕩,以獵殺動物為食。

    而白虎更是只要跟著朱雀,哪怕去寸草不生之地,也愿意。

    “我懷疑昆侖墟存在某種時空轉移之類的秘洞,將守和思麗人一定是機緣巧合掉進去,傳送到什么地方了!惫潘汲稍浽谝槐厩叭肆粝碌墓偶锌吹竭^,在昆侖墟隱藏著某種時空之門,掉進去后,會被傳送到昆侖墟的某個相連的臨界之門,非常奇特,有機緣之人才能遇到。

    “我也是這么想的,雖然舉辦修煉界大會的山高數千米,但絕不會連尸體也找到,我們找了那么久沒找到,我覺得老大一定是被傳送到什么地方了,我們只要耐心找,就一定會找到的”劉半仙贊同古思成的說法。

    “噓”朱雀忽然對著大家比作一個噓聲。

    大家一愣,雖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但也安靜下來。

    許久

    劉半仙、朱雀、白虎、包括古思成,臉色都有些異樣,不約而同的向著湖中心看去。

    阿力也向著湖心看去,但除了平靜的湖水,什么也看不到,不禁問道“怎么了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這次不光是朱雀,除他外其他幾人同時對他比作“噓”聲,一臉凝重的看著湖心。

    而古思成更是將腰間的隱士聯盟配槍拿了出來。

    阿力變得緊張起來,氣氛不知不覺變得有幾分詭異。

    但過了一會兒后,大家面色又同時出現疑惑,古思成更是重新將腰間的配槍收了起來。

    “我剛才停到有嬰兒的啼哭聲,你們聽到了嗎”劉半仙說道。

    “我也聽到了,而且不止一個,應該是好幾個嬰兒同時啼哭的聲音!敝烊纲澩。

    “嗯,我也聽到的,但是聽的不是太清楚,太細小了,會不會山谷的風聲!卑谆欀碱^,仿佛在回憶之前聽到的聲音。

    “絕不是風的聲音,并且聲音是從湖心傳來的!惫潘汲砂欀碱^,繼續看著湖心。

    “大家既然都聽到了,就說明這不是幻覺,而真的有嬰兒啼哭的聲音,難道附近有嬰兒”劉半仙語氣有幾分疑惑,畢竟這里荒山野嶺的,誰會帶孩子來這里,就是牧民也不會。

    “你們都能聽到,我怎么就聽不到!卑⒘σ荒樣魫灥目粗鴰兹。

    劉半仙一個“沒救了”的眼神遞給了他。

    阿力并不是修煉之人,只是普通人,所有五感并沒有劉半仙幾人敏銳和發達。

    古思成忽然開口,道“不對你們再仔細回憶一下,剛才的聲音雖然很想嬰兒的啼哭,但哭聲的底氣非常渾厚,隱隱帶著一股威勢,而剛剛出生的嬰兒,哪怕已經幾個月大的嬰兒,也絕不會有這樣的哭聲”

    眾人再次陷入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猶豫不決。

    嬰兒的啼哭他們確實聽到的,但卻沒有古思成這么仔細。

    并且朱雀和白虎,平時就很少聽到人類嬰兒的啼哭聲音,此時更是分辨不出來。

    正當大家琢磨這哭聲是從哪里傳來的時候,原本平靜的圓湖突然響起流水之聲。

    眾人立刻向著湖心看去。

    只見湖心的水面漸漸翻滾,如同一股噴泉即將躍水而出。

    大量的水泡從湖底升起,漸漸的,從湖心升起一個噴泉般的蘑菇頭。

    劉半仙幾人緊張的看著湖心噴泉般的蘑菇頭,手都向著武器摸去。

    “噗”

    湖心突然炸裂開,升起一道數十米高的粗大水柱

    一個巨大的黑色影子,再水柱中一閃而過。

    “不好快把所有人叫起來,我們快逃啊”劉半仙口中大喊道。

    “將守,咱們閑著也是閑著,給我講講你的事情唄以前從未聽說過你的名字,感覺你好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另外你是怎么認識何大山的他好像很看重你,修為平平,但卻直接讓你當隱士聯盟的分局局長,他在修煉界可是響當當的人物,眼高于頂,普通人根本進不了他的法眼!彼茧x人問道。

    由于之前遠處的巨獸,兩人和土螻行走的并沒有之前那么快,非常緩慢,如同散步一般。

    將守看了思麗人一眼,心道,當然是突然冒出來的,直接從夏朝穿越來的,倒是何大山對自己好是真的。

    但嘴上卻不能這么講,淡淡的反問道“我可以不說嗎”

    “這有什么好保密的,本大小姐問你,是瞧得起你另外咱們也算有些淵源,才問起你的別人想與本大小姐說話,我還不愿意聽呢你這么不識趣,也不知道何大山怎么看上你的”思麗人將臉轉到一邊,裝作生氣的樣子。

    將守臉色無奈,有些淵源我怎么不知道反正走出這里,大家就分道揚鑣,很少會再見面的,他更是準備沉默到底。

    “嘿你還真不說信不信我現在一掌拍死你”思麗人將手舉起,一團白光凝結掌中。

    “嗷”

    土螻仿佛感覺到將守有危險,竟然扭頭,對著思麗人大吼起來。

    吼聲震動天地,吹的雪花飄舞

    將守趕忙上前伸手拍了拍土螻,示意他們二人在鬧著玩,并不是真打架。

    土螻看了看將守,最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思麗人,才將頭重新扭過去,繼續前行。

    將守看著土螻為他打抱不平的憤怒,心下不禁有些疑惑,這個名叫土螻的巨獸,為什么對自己這么好

    天雷之后守護自己,不讓野獸靠近,又帶著他們二人出昆侖墟,剛才還替他抱打不平,自己之前可是偷了它悉心培育的小草

    但將守能感覺出,土螻暫時還不想將事情的原委和盤托出,似乎在等一個恰當的時機。

    索性就先把心中的疑問放到一旁,轉頭看了一眼思麗人。

    她此刻臉上寫滿了委屈,大大的眼睛蒙上一層霧氣,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將守心中一嘆,他最怕女人哭了,他也知道思麗人只是跟自己開玩笑,絕不可能真打自己,為了緩和氣氛,便主動開口安慰道“土螻不是故意,它不懂得人類之間的玩笑!

    思麗人不接話,默默的低著頭向前走,眼中淚光閃動,仿佛隨時能流出來一般。

    “這樣吧,你問我什么,我就答什么,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看這樣行嗎”將守心中無奈。

    思麗人這才抬頭,用淚眼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

    將守明白,思麗人的意思是讓他把之前的問題回答了。

    “我原本是個平凡的人,偶然間墜入一個山谷,獲得一本修煉功法,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結出了內丹,算是成為了修煉之人。后來在茅山之上,我要取道提子救人,與何局長偶遇,他將道提子贈予了我。最后可能由于我們都當過軍人,被他邀請加入隱士聯盟,成為了第七分局的局長了!彼f的很敷衍。

    果然,有了思麗人感興趣的話題,她表情漸漸有了神采,追問道“那也不用直接讓你當隱士聯盟分局的局長吧隱士聯盟可是修煉界最有號召力,負責管理協調的組織,幾乎所有門派打破頭都想進入!

    思麗人說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將守。

    將守無奈,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員,前一秒還梨花帶雨,后一秒就像個八卦小報的記者。

    “因為我會殺氣訣!睂⑹卣f道。

    之前他并不想把殺氣訣的事情說出來,畢竟殺氣訣這種功法戾氣太重,某種程度上講,有違天道,但他畢竟是眾所周知的修煉之人,什么功法都不會,難免有藏匿之嫌,更何況,在隱士聯盟里,不少人也都知道他會殺氣訣。

    “什么你竟然會殺氣訣”

    令將守沒有想到的是,思麗人聽到“殺氣訣”這三個字時,竟然雙眼放光,大大的眼睛,驚喜的看著將守。

    “怎么了難道殺氣訣有什么特殊的嗎”將守裝作不明白的回應道。

    實際上他也探探思麗人的底,看她到底對殺氣訣了解多少。

    “當然特殊了殺氣訣是上古流傳出的一種強大的功法,施展出來的威力,比自身修為要高上很多個境界,不少門派和世家掌門,都想學這種威力強大的功法,但卻苦尋無門,有人甚至說殺氣訣修煉功法早已丟失。整個修煉界就只有何大山會,現在又加上了你怪不得何大山對你這么好原來你會殺氣訣”思麗人驚喜的說道,雙目看著將守有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那眼神就好像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般。

    將守被思麗人看的全身難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但她心中卻是一松,聽思麗人所講,她對殺氣訣了解甚少,很多都是道聽途說來的。

    如果她知道我的真龍綱要“攻”的九種功法,每一套都要比殺氣訣厲害上數十倍,她會不會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將守
    還在找"將守"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qnmixl.live = 易看小說)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