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至尊無上丹帝 > 正文 第191章瘋子
    換句話說,他已經成了癮君子,需要不斷依靠袁烈來為他平衡體內的幻能量,才能繼續保持一個正常人的清醒。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否則,他就是嗜血惡魔。

    而袁烈當然不會無償的為黑獵狼平衡幻能量。

    他提出的條件,就是讓黑獵狼綁架孔靈羽。

    少女站在馬車架上,居高臨下的盯著黑獵狼。

    “好,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必須先告訴我,你是什么人”

    少女波瀾不驚。

    黑獵狼嘆一口氣,“我叫黑獵狼,你的丈夫秦麟認識我!

    “你就是黑獵狼”

    少女皺眉,隨即跳下馬車,幾步來到黑獵狼身前,伸手勒過黑獵狼的衣領。

    “淮安城的火,是你放的”

    少女質問。

    黑獵狼沒有言語,閉上雙眼,面上呈現痛苦。

    片刻后,他說:“還請夫人跟我走吧!

    說完,轉身。

    李芳一步上前,攔在了黑獵狼面前:“你要把夫人帶去哪里”

    “你的孩子還小,不要做冒險的事情!

    黑獵狼提醒李芳。

    李芳稍是遲疑,但隨即皺上眉頭:“我不會允許你帶走夫人!

    “李芳,沒事,我是驪山草閣之主的妻子,他不敢拿我怎樣,否則,這個西大陸都將容不下他!

    少女說的硬氣,更有驕傲。

    黑獵狼點點頭:“夫人說得是,秦麟已然不是當年的秦麟,他遲早會成為這塊大陸唯一的主人!

    “既然你知道,為何還要與秦麟作對”

    “被迫無奈!

    黑獵狼的聲音越來越小,內心的痛苦讓他變得格外無力。

    少女定睛看著黑獵狼,思緒波動,片刻后她說:“好,我們走!

    “多謝夫人配合!

    黑獵狼拱手。

    少女看向李芳:“我記得,我已經把孔氏的令牌給你了,你拿著令牌可以自由出入驪山任何地方,包括我和秦麟的寢宮!

    說完,少女輕輕微笑。

    李芳顫抖不已,質問道:“孔靈羽,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這話聽起來就像在交代后事,把秦麟托付給李芳一樣。

    “意思是賦予你更大的權利啊!鄙倥f的很自然。

    其實,她心間明白,黑獵狼如此痛苦的來綁架她,必然是受到了極度的壓迫才做出這等違心之事。

    少女從春芬哪里聽得,黑獵狼的實力不淺,所以,究竟是誰能壓迫的了黑獵狼

    疑惑在此,少女也就意識到,這幕后的黑手,只怕是不好對付了。

    “哦對了”

    少女隨著黑獵狼走出幾步,又回頭對李芳說:“到了驪山,去告訴魏櫻,守好驪山”

    “孔靈羽”

    李芳不知所措,兵士們更加不知該如何是好。

    把夫人給弄丟了,這是重罪無疑。

    但眼前的黑獵狼實力也絕不是他們幾個能對付得了。

    轉眼,已是過去了十日。

    昌州的雪越下越大。

    秦麟在煉藥堂中煉制好丹藥,走到堂院之中伸了個懶腰。

    春芬在飄雪中修煉著劍法。

    一招一式,嫻熟。

    劍氣圍繞于她,像是舞姿般美妙。

    “三年前還是很笨拙,現在,這小丫頭的實力當真是沒什么人能對付得了!

    秦麟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此時煉藥堂外,披著厚實貂毛大袍的寒水疾步而來。

    “長老,不好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寒水急促呼吸,吐出陣陣白色哈氣。

    “又怎么了”秦麟一副懶洋洋的姿態。

    “秦升回來了,今早上已經到了州主府,剛剛秦白羅已經向各氏族發出邀請函!

    寒水一邊說,一邊從懷中掏出函件,遞給秦麟。

    秦麟沒有接,只說:“你直接說吧,蘇環成婚的日子選在哪一天”

    “明,明天”

    寒水情緒異動,說話不禁打顫。

    “明天你蘇環姑姑還真是急著嫁人啊!

    秦麟笑起聲。

    “哎呀,長老,都這個時候了您就別開玩笑了,現在秦白羅把邀請函都發給了各大氏族,明日昌州各地修武者必然是紛紛匯集而來,您要是今日再不去把蘇環姑姑救出來,等到了明日,我們可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寒水激動言說。

    “我們要什么機會你蘇環姑姑是自己愿意嫁!

    “長老”

    寒水都快給秦麟跪下了。

    如果問寒水,秦麟和秦白羅,誰更強。

    寒水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秦麟。

    到目前為止,除了極少數人知道秦白羅已是武王境之外,其他人,包括寒水,皆是不知。

    所以寒水認為只要秦麟愿意,定是能從秦白羅手里將蘇環救回來。

    可到了明日,整個昌州地界上的修武者將齊聚秦府,到那時,就不是比較秦麟和秦白羅誰更厲害,而是比較,秦麟能不能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昌州。

    寒水搖搖頭。

    他認為,那是只有神才能做得到的事情。

    就算秦麟再厲害,也不可能強大到在婚禮現場,擊退昌州所有修武者,并將蘇環劫走。

    “長老,寒水求您了,蘇環姑姑她肯定是不愿意嫁給秦升,求您救救她!

    寒水把頭狠狠的低下,拱手在飄雪之中。

    雪花落在他的頭上,肩膀上。

    春芬見此,收劍走上前:“哥哥,您與蘇環小姐賭氣,也該賭的差不多了,要不然春芬陪您去州主府,與蘇環小姐說說!

    “算了吧,現在去州主府已經晚了,還是想想明日怎么看熱鬧為好!

    秦麟依舊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狀態。

    “長老”

    寒水欲哭無淚。

    秦麟道:“既然秦白羅都已經發了喜帖邀請函,你這個時候再去帶走即將成婚的新娘,你覺得秦白羅會同意嗎”

    “他若不同意,我們就搶,憑長老,春芬還有我,還有蘇環姑姑的實力,總能殺出一條血路!

    寒水已經是不顧及性命。

    秦麟瞟了他一眼:“我跟春芬的實力,殺出血路不是問題,但你和蘇環,你們就算了吧,一個馬威將軍,就夠你們倆受得了!

    說著,秦麟的臉上嚴肅幾分:“還有,蘇環忍了三年,拖延了三年,她至今不與秦白羅撕破臉,目的就是為了保住蘇家,你身為蘇家之主,應該好好想想怎么做才是對蘇家負責!

    秦麟這話是在教訓寒水。

    寒水“噗通”一聲跪在雪地里。

    他真的覺得自己無能,即救不了蘇環,也無法讓蘇家重回巔峰。

    而此時,堂院之外又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一名弟子急匆匆而來。

    “參拜家主,秦長老,春芬姑娘!

    弟子向三人行禮。

    而后道:“林氏的小姐,林初語現在就在我們府院大門外!

    “誰”

    秦麟皺了皺眉。

    “林初語!钡茏用鞔_道。

    “那個瘋子這么快就回來了!

    秦麟邁步走出堂院。

    很快就來到了大門前,看到一身單薄練功服,面容消瘦幾分的林初語。

    還是那句話,女大十八變。

    林初語的變化一點也不比蘇環小。

    當年她是瘋子,滿臉煞氣,看誰都跟欠了她幾百萬金一樣。

    而現在,秦麟眼中看到的林初語卻已是散發出陣陣俠氣。

    在雪花飄落的時節里,她修長曲線的身材配著練功服,顯得瀟灑,正義,絕美女俠。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早已烙印在她眼眉之上的那道疤痕,還透著一絲邪性。

    “秦麟,你真的回來了!

    林初語目光盯著從大門里邁步而出的秦麟,聲調依舊是當初那般冰冷。

    “時間趕得真巧,我前腳回來,你后腳就到,心靈感應啊!

    秦麟玩笑道。

    他與林初語沒有什么交情可言,所以語態也沒有半點熱情。

    林初語道:“我剛剛回來,先去了州主府,聽馬威將軍說你已經回來了,所以”

    “你還真是心急,難得從水宗回來,不應該先回林家看看你爹嗎”

    “我爹呵呵,已經沒這個必要了!绷殖跽Z似乎想說什么,但沒說出口。

    轉過話鋒,她問道:“你接受我的挑戰嗎”

    秦麟搖搖頭:“你還是喜歡咄咄逼人!

    “我此生,只求能與你決戰一次,哪怕敗了,我也無憾!

    林初語的意志是扭曲的,徹底的偏執。

    她繼續道:“不過,我想我不會敗,這兩年我在水宗,哪怕是晚上睡覺做夢也都在修煉,我不信如此我還超越不了你!

    “超越了又怎么樣”

    秦麟嘆息。

    雖然理解她是修武者,骨子里就有這樣瘋狂的熱血,但凡是都是有一個度,她顯然超過了。

    “跟我比試吧!绷殖跽Z不磨嘰,直言。

    “現在真的沒心思,明天蘇環就要出嫁了,等她嫁了人,我再跟你比試!

    “我聽說了,是木宗內門弟子秦升,聽聞他在木宗弟子實力的排行榜上,位居第三,是實力非凡的角色!

    林初語解釋著秦升的情況。

    她肯定秦升的實力,但語態里卻聽不出半點崇拜,非常平淡。

    秦麟問:“那你呢在水宗的弟子里,排名第幾”

    “我初到水宗,僅為外門弟子,半年后升為內門,又半年后升為坐堂弟子!

    林初語不謙虛,語態充滿驕傲。

    秦麟點點頭:“坐堂弟子,等同于師尊親傳,看來你的實力確實大有進步!

    “現在在水宗,除了師尊長老之外,已沒有我的對手,三個月前的五行宗所有弟子比試會上,我取得第一,打敗了金宗的弟子!

    “哇,厲害!

    秦麟鼓鼓掌。

    “好了,我的實力你心里應該有數了,夠不夠資格與你一戰”

    林初語問。

    “夠,很夠!鼻伧胝f:“但我還是想等蘇環成婚后再與你比試!

    “為什么”

    “你剛回來,舟車勞頓,該休息幾天,不然發揮不出全力!

    秦麟給出理由。

    其實也就是隨口瞎編的理由。

    林初語沉默幾分,最終點了點頭:“好,你說的有理,與你決戰,理當全力以赴!

    “嗯,你先回去吧!

    秦麟擺擺手,送客。

    隨后轉身進府,沒有再理會林初語。

    只是,她沒有走。

    站在府院之外的雪中,眼眸之間閃爍著迷茫,好似無處可去。

    蘇家的弟子守衛大門,看著林初語如此,不免有些心疼的情緒。

    畢竟,她的練功服太過淡薄。

    飄落的雪花在她的肩膀上融化,濕進她的皮膚。

    “林,林小姐,您為何還要站在這里”

    弟子們好一會兒之后,才忍耐不得詢問道。

    林初語就像剛剛回過神。

    抬頭看了一眼蘇家的牌匾,轉過身,走向一旁。

    她仍然是沒有離開,只是不站在大門口,而是到了邊上。

    弟子們不能理解,卻也不好再說什么。

    回到煉藥堂的秦麟仍是一副懶洋洋的姿態,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進堂院。

    寒水還在。

    春芬走上前:“哥哥,林初語是來要找你決斗的”

    “嗯!

    秦麟點點頭。

    “你答應了嗎”春芬問。

    其實小丫頭是想代替秦麟出戰,她覺得,林初語不配讓秦麟親自出手。

    “算是答應了吧,反正是過幾天你的事情,到時候再說吧!

    秦麟回到屋中,在暖爐前端起還有余溫的熱茶。

    寒水也進屋,“說起來,林初語也是個可憐人,跟蘇環姑姑一樣!

    “呵呵,她才不可憐!贝悍依湫χf:“我還記得當初資源權武會上,她那咄咄逼人的樣,想想就煩!

    “她性格是這樣,但不代表她為人不好!

    寒水說著,嘆息。

    春芬感到奇怪,蘇家和林家可是三江四海仇,怎么寒水還為林初語說好話了。

    “你沒吃錯藥吧”

    小丫頭問道。

    寒水道:“你們是不知道,兩年前,林初語她爹,也就是林英豪突然暴斃死了,林英豪的弟弟林英杰繼承了家主之位”

    說到這里,寒水壓低的聲調:“有人說,林英豪是被毒死的,下毒之人就是林英杰!

    “你大聲一點,這里就我們三個人!鼻伧氚琢撕谎。

    寒水聳聳肩,“好吧,總之呢,林英杰繼位之后,為了討好秦家,就向秦家提親了,想把林初語嫁進秦家,秦白羅本來就懶得理會林英杰,但又不好駁他面子,就同意讓林初語嫁給秦木那個敗類”

    “秦木”

    秦麟記得這個名字。

    秦氏旁系中的旁系,在秦氏之中根本沒什么地位,而且人品極差。

    “對啊,就是之前把蘇環姑姑關進大牢的那個王八蛋!

    寒水沒好氣的說。

    “然后呢”秦麟問。

    “然后林初語就跑去水宗了,也只能說是不幸中的萬幸,水宗的師尊愿意讓她拜入宗門,不然她現在早就嫁給秦木,過上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寒水說著,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秦麟搖搖頭:“如果真的讓林初語嫁給秦木,她定然拼死不從,只怕早就自我了斷,自盡了!

    “嗯,對!

    寒水點點頭。

    突然,他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可怕的畫面。

    當即又“噗通”一聲跪在了秦麟的面前:“長老,蘇環姑姑也一樣啊,她對秦升那個人渣也是恨之入骨,若是非要她嫁給秦升,只怕也是”

    寒水心恐,沒等他講完,秦麟搖了搖頭。

    云淡風輕道:“不,她不會拼死不從,要拼死,三年前她就拼了,為了蘇家,她一定會從了秦木,之后嘛她可能才會自盡!

    寒水抖了激靈。

    沒等他再開口,春芬已是握緊了長劍。。

    “哥哥,我要去救蘇環小姐!

    說完,小丫頭轉身,急不可耐。
    還在找"至尊無上丹帝"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qnmixl.live = 易看小說)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