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商路局中局 > 正文 第114章 不太平的分部
    第二天上午,魯臨平坐著關彪的車,歐陽冬開著他的吉普,吉普車上坐著姬妹騰,幾人在餐廳簡單吃了點早餐,直奔市區而去,上了高速一陣猛踩油門,感覺沒多久就到了。

    任小天領著新上任的行政副總在門口站成一排,讓關彪一下車便皺了皺眉頭,暗嘆任小天當官當的奴性不改,總是喜歡玩些花花的東西。

    “關總,你給我配備了這么強力的兩位助手,給我的壓力不小呀!”任小天握著關彪的手久久不放,讓那位行政經理手一直在搓,她還沒向關彪問好,先握魯臨平的手顯然不合適,但她與魯臨平就這么對看著不說話也是尷尬的事!

    任小天終于松開了手,行政經理甘麗麗得著了機會和關彪寒暄,任小天則雙手握著魯臨平的手晃了晃說道:“咱們兄弟倆又走到一起了,兄弟齊心,其利斷金,我們要抱團發展!”

    魯臨平一愣,一時沒領會任小天此話的意圖,為什么是兩個人“抱團發展”?難道他與眼前這位職業經理人甘麗麗不和?

    兩人倒是沒握太長時間,任小天就松手了,但是沒等魯臨平與甘麗麗說話,就催促道:“別在外面曬著了,進去細聊吧!”

    魯臨平沖甘麗麗擺了擺手,算是打過招呼,就這樣簇擁著關彪進門了,進樓廳門正對著的是一個前臺,一位身穿旗袍的高個女郎迎面走過來,她右手搭在左手上,放在胸前的位置,款款而來,輕聲慢語的說道:“請各位領導到二樓會議室就座!”

    女郎的身材修長,舉手抬足間頗有范,聲音悅耳動聽,讓人感覺很是舒心,魯臨平稍一打量,女郎便沖他嫵媚的一笑,讓他渾身一酥,再也不敢與她直視第二眼,現在的他經不起挑逗,尤其是那怪病,昨晚與季曉晨折騰了大半晚上,一直不能盡如人意,季曉晨在他手舞足蹈一陣之后倒是舒坦了,但魯臨平依舊不能像以前那樣縱橫馳騁。

    二樓會議室布置的極為精致,一圈會議桌中間,是一株大的非洲灌木,給整個房間帶來了綿延不斷的綠意,任小天趕忙上前介紹道:“這是我托同學從非洲空運過來的,很是稀缺!”

    他本是沖著關彪介紹的,但是關彪一眼都沒看,背負著雙手徑直走到了主位坐下,臉陰沉著一言不發,任小天略有些尷尬,魯臨平連忙上前附和著說道:“確實讓會議室的格調上了一個檔次!”

    老大臉上多云,誰也不敢附和,大家紛紛找到桌牌安安穩穩的坐好,靜待著領導的致辭。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位同樣身穿旗袍的高挑女子,進門挨個倒茶端茶,關彪是走到哪都要帶著茶杯的,他斜眼看了看旗袍女子,笑著對任小天說道:“小天,你這是按照五星級賓館的標準配備的呀?”

    任小天干笑了幾聲,不知如何作答,在座的任誰都看的出來,關彪是帶著情緒的,他是在壓抑自己,見大家都看著他,強露出笑臉說道:“今天我是配角,主角在這里!”說這他手指了指魯臨平,魯臨平連忙站起頷首微笑,接著坐下來!

    “魯副總,分管我們這邊的業務,在我們這邊的位置僅次于任總,希望大家都能積極配合,下面我們歡迎魯副總致辭!”說完他自己帶頭鼓掌,大家也都是盯著魯臨平觀察。

    “我年輕識淺,是帶著學習的心態來的,主要的工作還是靠大家來做,但是我可以向大家承諾,只要干出了業績,讓分部盈利,我負責去總部向關總要獎勵,關總要是不給,我就賴著不走……!”魯臨平說的幽默,大家也都是莞爾一笑,關彪也笑了,插嘴道:“撒潑耍賴可不是副總的作風……!”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把會議室的氣氛烘托的很是和諧,可魯臨平話音一轉,繼續開口道:“當然了,有獎有罰才算是獎懲嘛,冠華集團向來不養閑人,針對冠華業務部,我們實行定額制,定額不定量,完成重獎,不完成重罰,我了解了一下,在我們全市的建筑行業,我們集團的福利待遇是最好的,只要是正式員工,五金一險不說,還拿著全市最高的薪金,所以我們杜絕吃大鍋飯,堅決不搞伊一碗水端平,當然具體的方案我需要向任總匯報之后再做定奪!”

    魯臨平的話一說完,整個會議室悄然無聲,其實在魯臨平到來之前,分部已經得到了風聲,總部要調任一位強腕副總,尤其喜歡整治業務部,風言風語的傳了一陣,弄的人心惶惶,不曾想今日初見,居然是個毛頭小伙子,自然生出了輕視之心,但是由于關彪在場,誰也不敢把想法表露在臉上,剛才他的一番言辭,說的很像那么一回事,但是誰也沒太當真。

    關彪率先鼓掌,掌聲有些孤單,任小天接著附和,掌聲才慢慢的熱烈起來。

    魯臨平第一天到任就做出這樣的決議,任小天心中是不爽的,他感到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但他知道魯臨平初出茅廬,做事情欠考慮也是值得原諒,所以心中還是選擇了原諒,畢竟他與甘麗麗和魯臨平都需要一段蜜月期。

    還有剛才關彪說的魯臨平在分部的位置僅次于任小天,這句話看似無意,而實際上卻大有學問,關彪為什么刻意強調這點?無非就是擔心在分部任小天會聯合甘麗麗擠壓魯臨平,這足以看出關彪對魯臨平的重視,任小天現在與關彪的關系有些微妙,他也很需要魯臨平這么一個橋梁去緩和,所以他也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

    而魯臨平刻意在這個時候提這個“定額不定量”,也是看出了分部的不太平,他怕自己這個時候不提,恐怕以后就沒機會實行了,這也是他不得已的“逼宮”之舉。

    關彪沒再說什么,倒是任小天又強調了幾句,無非就是一些大話空話,然后才宣布散會,大家都是邊走邊討論,人人都感覺心頭像是壓了一座山,感覺分部要變天!
    還在找"商路局中局"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qnmixl.live = 易看小說)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